岁月随心终会淡然

/ 白云 / 08.30.2016 / Return to home

岁月随心终会淡然已关闭评论

瑟瑟秋风伴着淅淅沥沥的雨,这个季节终是薄凉了。

拢拢单薄的大衣,老头儿似地跺跺脚,蹦跶两下,朝着手心呼呼热气儿,向着乡村原野便出发了。

天尚早,古城还未醒来,走在垄上,收获过的田野显得空旷,一簇簇稻梗坐落着,只有几朵忘记摘落的木棉点缀着满目荒凉,宿风阵阵,晨露晓霞,莘莘薄雾,倒也显得凄凉。

昨夜风急雨骤,菊篱终是不堪斜,仅存两三叶,笃定从容地宣告着秋夜并非无痕一梦。

真的已是深秋了,经过夏的绽放,早已懂得生命之盛大,也早知道秋风起兮梧桐落,相信佛渡有缘人,怀中安置菩提子,让心于纷繁杂乱的尘世中觅一方净土,静然读雨,落座听禅,潮湿的心中便再无半点阴霾。

诗经云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曾掬一绿叶,便道齐肩之树必成林;望一眼壁池,皆云十里春风不如你。而我仍在一片冰心里,独守夜明星稀,有明月相伴,清风写就几行文字,明朗也好,忧伤也罢,便早已无关风月,无关季节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

诗经亦云:“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午后,闲庭落座,于暖阳里,藤椅中,泡一壶清茶,翻一翻旧书,品纳兰,读落梅,看春暖花开。也会以天地为笺,心愫做笔,将温暖写就成故事,遥寄光阴。偶尔,念一封发黄的信纸,那些安宁的故事,安宁的日子,想念的人,一起隐匿于褶皱的浅痕里,静默不语,信听风吟。

终是到了日照斜阳的时候,忙碌一天,村庄于宁静中喧嚣了,心从喧嚣中却重回宁静了。炊烟袅袅中,万物皆有佛心。骑牛远远过前村,吹笛风斜隔垄闻。乡间行走,遇见了多少明月清风与柔情。

红尘缱绻,时光漫漫,你以许诺勾兑了眼泪,我于永恒明月中见柔情。不料,岁月早已将你的微笑做了伏笔,于万里风沙之上写下:相忘于江湖。

回忆若能下酒,往事便可做一场宿醉。便了,时光节气总有凉薄。岁月里,有人,可念,便是缘。相守也好,相忘也罢,清淡如水,陌上听风。



抱歉,暂停评论。